wellbet体育手机版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专题宣传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宣传

让职业教育“光明的未来”更具想象空间
来源:新华社 发布时间:2022-05-26 浏览次数:1216次


从“分流”到“协调”,一个用词的改变,让职业教育“光明的未来”更具想象空间。


5月1日,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正式施行。这是该法自1996年颁布以来首次大修。新版职业教育法首次明确职业教育是“与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教育类型”。


“这句话让我对未来更有信心了!”金华职业技术学院机电工程学院大一学生王祈凯研读了新版职业教育法文本,感觉心情激动。


2021年王祈凯参加高考,分数本可以上个三本院校,但他“宁做鸡头不做凤尾”,选择了浙江省排名第一的高职——金华职业技术学院。入学后,王祈凯利用专业所学积极参加社会技术服务,大一下学期,他在老师指导下为企业成功地研发了一款跑步机智能测试平台。


“未来我还要报考职教本科,争取学历技能双赢。”王祈凯对自己的学业规划清晰明确。


“像王祈凯这样接受职业教育培养出来的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正是国家实现产业转型、高质量发展所急需的”。金华职业技术学院校长梁克东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新版职教法中删掉了“普职分流”,改为“在义务教育后的不同阶段因地制宜、统筹推进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协调发展”。北京师范大学国家职业教育研究院院长和震认为,这是对职业教育路径的升级与优化。“之前与普通教育‘分流’,职业教育地位依然比较低,而现在是推动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形成与普通教育并驾齐驱的教育体系轨道,实现普职同等地位。”


从“分流”到“协调”,一个用词的改变,让职业教育“光明的前途”更具想象空间。


地位转变


长期以来,职业教育被贴上“社会认可度低”“办学质量不高”“学校风气不好”“低端实习就业”等刻板标签,虽然国家出台了很多推进职业教育发展的文件意见,但职业教育发展一直存在现实困境。许多学习成绩中下的初中生和他们的家长,最大的担心就是中考被“分流”去职校。


2021年《教育家》杂志发布的《中国职业教育发展大型问卷调查报告》显示,受访学生和家长在选择“职业教育发展面临的最大困难”时,均把“社会认可度”排在前列,认为上职:蟆吧仙ǖ啦怀、不宽”。


不少职校学生在就业与个人发展中,或多或少地感受到“隐形门槛”与不平等待遇。事业单位、国企,尤其是机关招聘,很少有职业技术院校毕业生的机会。


新版职教法在法律层面明确,职业教育是与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教育类型。自此,职业教育由之前的“层次教育”转变为“类型教育”。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分析,在“层次教育”定位下,中职低于普高、高职低于本科,职业教育的社会地位和认同度都难以提高。只有按照“类型教育”的定位发展职业教育,才能让其获得与普通教育平等的地位和空间。作为“分类”之一的职业教育,不仅有中职层次、高职层次,还有本科层次、硕士和博士层次。


新的定位之下,职业教育体系的人才培养、规格、内容、方法、手段、教师地位等内容都将得到重塑。


“今后中职学生,升高职、本科将是普遍选择,之后还可以进一步根据自身情况选择专业硕士、工程博士去深造。在此背景下,我国的中职教育功能也将发生根本性变化——以前主要是培养中等职业技术人才,未来将是为培养高素质技能人才打基础、做准备。”熊丙奇说。


随着职业教育体系进一步完善,中职学生的升学渠道也会更加畅通。


“目前,金华职业技术学院通过单独考试招生、高职提前招生、中高职一体化招生、技能优秀中职毕业生免试升学等方式招收的中职学生比例超过45%。相较于普高生,我们的学生未来有更大的优势考取职教本科,职业教育会更‘有学头、有盼头、有奔头’。从长远来看,通过学生和家长的主动选择实现普职规模大体相当,我们会越来越接近这个理想状态。”梁克东说。


普职融通


按照新版职教法对“普职融通”的相关规定,不论是中等职业教育还是高等职业教育,其教育模式都将发生巨大变化。


“在新型综合高中,学生可以自由选择学术型课程和技术型课程;通过职教高考录取的高校将增多,社会对职教高考的认知将发生根本性改变。”熊丙奇说。


综合高中是普职融通的最优选择,但熊丙奇建议,可以建三类高中为学生提供多样化发展路径。


第一类是学术高中,占高中办学规模的20%-30%,主要开设传统普高课程,学生主要参加普通高考,目标是进普通高校。


第二类是综合高中,占高中办学规模的50%-60%,把目前的一般普高与职高合并,由学生自主选择普高或技职课程,毕业后自主选择参加普通高考或职教高考,高职院校、职业本科以及普通高校培养技能人才的专业均可通过职教高考招生。


第三类是技术高中,占高中办学规模的20%左右,初中毕业生进技术高中,实行登记入学制度,技术高中的培养模式为中高职贯通模式。随着国内扩大高职招生,未来的方向应该是所有中职毕业生都可以上高职。


新版职业教育法规定,高等职业学:褪凳┲耙到逃钠胀ǜ叩妊SΦ痹谡猩苹腥范ㄏ嘤Ρ壤蛘卟扇〉ザ揽际园旆,专门招收职业学校毕业生。按照这一规定,部分普通高校也将通过职教高考招生,这是把职业教育建设为“类型教育”的重大突破。


从现实看,建设三类高中可操作性强,这样的分类也能缓解初中生家庭对孩子出路的焦虑。“学术高中加综合高中的比例提高到80%左右,这部分学校的孩子都可以保留参加普通高考的选择,同时让技术高中的孩子普遍升入高职,真正让普职融通变得‘无缝’。”熊丙奇说。



金华职业学院飞机机电设备维修专业学生在产教综合体内进行实训(金华职业学院供图)


就业公平


职校出来就上班,这是社会对职业教育的刻板印象。事实上,在很长的一段时期内,中等职业教育(原中专、技工学校)毕业生缺乏继续升学渠道,直接就业后,因学历限制,职场上升通道并不顺畅。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2020年发布的一份全国中等职业教育满意度测评报告显示,中职毕业生面临较多就业壁垒、“同工不同酬”的窘境,职业发展空间受限,离职率高,就业稳定性低。


针对职业学校毕业生的就业问题,新版职业教育法明确规定,用人单位不得设置妨碍职业学校毕业生平等就业、公平竞争的报考、录用、聘用条件。


“优化评价选聘机制,社会对职校生的认可度将提高,有一技之长的技能人才更加受欢迎,这样才有更多年轻人主动选择接受职业教育。”深圳福田区华强职业技术学校校长赵盟认为,本次职教法修订从法律层面消除了职校生就业市场各种看得见和看不见的门槛与壁垒,将大大畅通职业技能人才的发展空间。


新版职教法规定“国家采取措施,提高技术技能人才的社会地位和待遇”,如何实现?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职业与继续教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杜云英建议要想一些更实的招儿:“可以参照科技人才或其他人才体系,设立技术技能人才等级制度,对于最高等级的人才如技术技能大师,政府给予相应补贴,鼓励其发挥引领示范作用”。


近日,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出台了《关于健全完善新时代技能人才职业技能等级制度的意见(试行)》,提到企业可增设特级技师和首席技师,补设学徒工,形成由学徒工、初级工、中级工、高级工、技师、高级技师、特级技师、首席技师构成的“新八级工”职业技能等级序列。


“人社部新文件释放了信号,下一步,就看地方政府如何提高企业的积极性了”。熊丙奇说。


产教融合


职业教育直接服务地方经济发展,这是其独特属性。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是职业教育办学的基本模式,也是办好职业教育的关键所在。


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陈子季介绍,针对产教融而不合、校企合作不深不实这些痛点、堵点问题,修订后的职业教育法以“产教融合”一词取代了现行法中的“产教结合”,用9处“鼓励”、23处“应当”和4处“必须”,进一步明确诸多举措,同时,还明确了行业和企业支持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社会责任,鼓励企业举办高质量职业教育。


“国家根据产业布局和行业发展需要,大力发展先进制造等新兴产业,支持高水平职业学校、专业建设;国家优化教育经费支出结构,使职业教育经费投入与职业教育发展需求相适应,鼓励通过多种渠道依法筹集发展职业教育的资金。”陈子季说。


校企合作、产教融合以法律形式固定下来,但是如何形成深度的、可持续的校企合作?梁克东认为,关键是要找到双方的利益平衡点,学校从企业获取所需的同时,也要能够帮助企业获得人才利益、经济利益、政策利益、社会利益,实现双赢。


近些年,金华职业技术学院大力开展“产教综合体”建设,学校以场地、技术等入股,吸引企业投资或引入投资基金,共同组建公司化的运营实体,建立企业化的运行制度,实现产教融合的“自我造血”;将原来单一的基地向综合平台提升,立足“产学研训创”一体化,实现校企技术链和人才链的对接。


据梁克东介绍,金华职业学院产教综合体年培训超3万人次,年企业服务到款超过1000万元;获批省级科技创新项目43项,为金华周边近50家中小企业提供技术服务,完成30余家企业的120余种产品开发。


王祈凯同学研发的产品,就是在“产教综合体”中完成样机零件加工和装配的。


高质量的“双师”队伍、课程体系是推进产教融合的抓手。在金华职业技术学院,专业教师不仅来自本校,还有一大批企业技术骨干、经营管理骨干组成的产业导师,他们带着企业一线的实践经验进校,与专任老师共同开展技术技能人才培养、科技服务和专业建设。


“在校企合作中,企业的优势在于人才、资金与资源,而学校方面则要做好推进校企合作的准入门槛与细节把关,精心设计课程与实习,按照高质量培养目标的要求去遴选合作企业,让学生获得高质量的职业教育体验。”熊丙奇说。

wellbet体育手机版【中国】股份有限公司